1.png


子宮內膜癌是女性生殖系統常見的三大惡性腫瘤之一。隨著現代診療技術的發展,子宮內膜癌的早期診斷率大大提高。子宮內膜癌的分期診斷對治療方案的選擇有重要的作用,子宮內膜癌Ia (侵犯淺肌層或無肌層侵犯)和Ib期(侵犯深肌層)采用的手術方式不同,因此術前準確判斷早期子宮內膜癌的分期有助于治療方案的決策。在《Gynecology and Obstetrics Clinical Medicine》2021年9月刊中,北京大學人民醫院耿京教授團隊詳細評估了超聲造影在早期子宮內膜癌術前分期診斷評估中的應用。

 

01、早期子宮內膜癌術前評估現狀

 

目前子宮內膜癌常用的評估方法包括刮宮術、宮腔鏡檢查、傳統的經陰道超聲及核磁共振成像(MRI)。刮宮術和宮腔鏡可以明確子宮內膜病變的性質,但無法對子宮內膜癌進行分期診斷。MRI是目前子宮內膜癌最常用的術前影像評估技術,可以清晰顯示子宮、附件和盆腔淋巴結,評估子宮肌層浸潤深度的準確率高達73%~97%。但是MRI相對昂貴,并且肥胖、造影劑過敏和體內存在金屬植入物的患者無法接受 MRI 掃描。經陰道超聲檢查同樣是常用的子宮內膜癌術前評估方法,具有快速便捷、價格低廉、對患者無輻射等優點。然而,經陰道超聲對子宮內膜癌肌層侵犯深度評估準確性較低,大大限制了其應用價值。超聲造影技術(CEUS)作為現代醫用超聲學領域迅猛發展的技術之一,可以對病灶進行半定量分析,通過時間—強度曲線(TIC),在時間參數、強度參數及曲線下面積等方面進行統計學比較,從而更清晰呈現病灶區域,大大提高了診斷的準確性。本研究回顧性納入14例早期子宮內膜癌患者,分析超聲造影檢查在早期子宮內膜癌分期診斷中所體現的價值和臨床病理特征。

 

02、正常子宮肌層及早期子宮內膜癌超聲造影檢查特點

 

在正常子宮組織中,子宮動脈進入子宮肌層從外向內依次分為弓形動脈、放射狀分支動脈、基底動脈和螺旋動脈,超聲造影時,造影劑按順序從外向內進入子宮,增強的順序一般為外側肌層、內側肌層和內膜層。對于子宮內膜癌組織,異常增生的血管導致子宮內膜癌組織血流動力學發生特異性變化,血流在癌灶內阻力較低,這也是使用超聲造影檢查診斷子宮內膜癌的理論依據。子宮內膜癌造影時則表現為:增強早期病灶的滋養血管首先強化,與周圍肌層比較呈早高增強,隨即整個病灶與肌層同步強化,但分界欠清,增強晚期病灶造影劑消退較肌層稍快呈相對低回聲與正常肌層分界相對清晰,從而可顯示病灶范圍及侵入肌層的深度。

2.png

圖1正常子宮及早期子宮內膜癌超聲造影檢查的TIC曲線。圖 1B 早期子宮內膜癌超聲造影檢查的TIC曲線(黃線:子宮內膜癌病變;粉線:受累子宮肌層;藍線:正常子宮肌層)。圖 1A 正常子宮超聲造影檢查的TIC曲線(粉線:正常子宮內膜;黃線:正常子宮肌層)。

 

03、子宮內膜癌灶、受累子宮肌層及正常子宮肌層超聲造影TIC曲線參數對比

 

14例患者超聲造影子宮內膜癌灶、受累子宮肌層和正常子宮肌層的TIC參數分析結果如表2所示。子宮內膜癌灶和受累子宮肌層的TIC參數相似,與正常子宮肌層相比,子宮內膜癌灶達峰時間(TTP)(33.54±3.52 vs. 40.12±4.27,P<0.001)顯著縮短,上升斜率(AS)[1.19(1.02-1.45)vs.0.89(0.72-1.07),P=0.011]顯著升高。受累子宮肌層達峰時間(TTP)(35.93±4.74 vs. 40.12±4.27,P=0.012)短于正常子宮肌層組,峰值強度(PI)[51.61 (46.09-56.33) vs. 43.89 (40.58)-57-57] , P=0.027] 高于正常子宮肌層組。

 

3.png

表2. 子宮內膜癌灶、受累子宮肌層及正常子宮肌層超聲造影時間—強度曲線參數對比。PI:峰值強度;AT:到達時間;TTP:達峰時間;AS:上升斜率;AUC:曲線下面積。*P<0.05為有統計學意義,P1:子宮內膜癌組vs.受累子宮肌層組;P2:子宮內膜癌組vs.正常子宮內膜組;P3: 受累子宮肌層組vs.正常子宮內膜組。

 

04、超聲造影及增強MRI對 I 期子宮內膜癌術前分型診斷準確率分析

 

14例患者CEUS及CE-MRI術前分型診斷準確率比較如表3所示。14例I期子宮內膜癌中,病理分析證實為Ia期10例,Ib期4例。CE-MRI術前分型診斷Ia期7例,Ib期7例,其中共有9例患者術前分型診斷與術后病理診斷相符,有1例患者侵犯肌層深度被低估,4例患者侵犯肌層深度被高估。CEUS術前分型診斷Ia期9例、Ib期4例、II期1例,其中共有11例患者術前分型診斷與術后病理診斷相符,有1例患者侵犯肌層深度被低估,2例患者侵犯肌層深度被高估。

 

4.png

表3:經陰道超聲造影及增強MRI對 I 期子宮內膜癌術前分型診斷分析。

 

目前超過半數確診的子宮內膜癌患者為早期子宮內膜癌,病灶大小和子宮內膜癌浸潤深度直接關系到疾病預后。Ia期子宮內膜癌的淋巴結轉移率低于5%,無需術中清掃淋巴結,而Ib期子宮內膜癌患者通常需要淋巴結清掃。因此,在子宮內膜癌的術前分型診斷評估中,準確判斷子宮內膜癌中肌層浸潤的深度尤為重要。本研究回顧性分析14例早期子宮內膜癌患者超聲造影檢查在分期診斷中所體現的價值和臨床病理特征,顯示了超聲造影技術在子宮內膜癌早期術前評估方面較高的診斷價值。本次研究中CEUS的對早期子宮內膜癌術前分型診斷符合率(11/14)甚至超過了CE-MRI(9/14),表明CEUS將有望成為 MRI 檢查之后評估 I 期子宮內膜癌術前分型的一種非侵入性、安全、可靠的方法。

 

微信圖片_20211025093403.jpg

掃描二維碼

 

查看原文

原文鏈接:https://www.sciencedirect.com/science/article/pii/S2667164621000269

 

本文內容來自Elsevier合作期刊Gynecology and Obstetrics Clinical Medicine(GOCM)第一卷第三期發表的“Use of contrast-enhanced ultrasound during preoperative evaluation of endometrial carcinoma.”

 

DOI:https://doi.org/10.1016/j.gocm.2021.07.005

 

引用格式:Tian Z,Yao HM, Wang YQ, et al. Use of contrast-enhanced ultrasound during preoperative evaluation of endometrial carcinoma. Gynecol Obstet Clin Med.2021;1(3). In Press.

 

原文摘要:

 

微信圖片_20211025093410.png

微信圖片_20211025093412.jpg

來源 :GOCM雜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