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Gynecology and Obstetrics Clinical Medicine》2021年第3期中,Edele Kacou AKA教授發表了題為“科特迪瓦青少年和年輕女性宮頸癌患者的延遲診斷、癥狀和生存”的橫斷面研究。宮頸癌是全球女性第四大常見癌癥,是許多發展中國家女性癌癥死亡的主要原因。在西非,宮頸浸潤癌(ICC)的標化發病率和死亡率分別為29.3例和18.5例死亡/10萬人-年。而在科特迪瓦,2018年ICC的發病率和估計死亡率則為21.7例和46.8例死亡/10萬人-年,較高的死亡率是由于70%的ICC病例確診時已處于晚期(FIGO III期和IV期)。因此,延遲的診斷成為癌癥預防和治療中的重要問題,主要包括患者相關延遲、護理人員相關延遲、轉診延遲和衛生系統延遲。


 640.webp.jpg


此項研究對2012年到2018年間在科特迪瓦Yopougon教學醫院婦科診治過的40歲以下的51例宮頸癌患者進行問卷調查和面對面或電話訪談,除外問卷信息不完整和訪談無果者,共計39例入組。入組患者的平均年齡為34歲,最小為21歲,平均產次為3.49次。其中,文盲、無固定收入、單身的比例分別為40%、60%和36%。74.3%在18歲前有過首次性生活,34.9%為HIV陽性。


表1呈現了入組病例的臨床表現和診斷。其中,28.21%的患者在初次咨詢衛生保健專業人員(HCP)時被誤診,20.50%的患者進行了兩次咨詢。鱗狀細胞癌(94.83%)是最常見的組織學類型。


表1. 入組病例的入院方式、臨床癥狀和體征

640 (1).webp.jpg


在延遲診斷方面(表2),中位患者延遲時間(患者發現癥狀至首次就診于HCP的時間)為122天,最長為2556天。平均HCP延遲時間(患者首次咨詢HCP至轉診癌癥診斷中心的時間)為23天。平均轉診時間為5天,平均診斷等待時間(從首次就診到確診的時間)為31天,平均總診斷時間(首次出現宮頸癌相關癥狀至確診的時間)為209天。年齡超過30歲(85.3%)、文盲或小學學歷(82.2%)患者中的總診斷時間嚴重延長(>30天)者更多。在30~39歲的人群和中學學歷以下人群中,平均HCP延遲時間分別為126天和127天;首次就診未檢查宮頸的患者總診斷延遲率為100%,平均延遲112天。 


表2. 不同延遲類型的患者分布

640 (1).webp (1).jpg


僅41%的患者完成治療,其中接受手術和化療者分別占68.75%和31.25%,76.20%(16/21)為Ⅱa期。宮頸癌導致35.89%(14/39)的入組患者在5年內死亡,大多數死亡患者(85.71%)至少為IIB期。64.29%(9/14)的死亡患者未經治療,57.14%的死亡患者(8/14)為HIV陽性。入組患者的5年生存率為65%,如下圖。


640 (2).webp.jpg

圖. 39例40歲以下浸潤性宮頸癌患者60個月的生存情況


無論人種或種族如何,年齡較大、社會經濟地位低下和單身均為晚期子宮頸癌的預測因素。與發達國家相比,科特迪瓦的診斷延遲時間更久,患者延遲和HCP延遲是主要原因。科特迪瓦較長的患者延遲可能與當地患者特征有關,如文化程度比例低、健康意識差、經濟條件落后和有問題的健康行為,如忽略輕微的婦科癥狀以及依賴傳統的醫療保健實踐。


科特迪瓦的HCP延誤可以從獲取服務、HCP教育水平、現有醫療系統和政策等多個角度進行分析。在科特迪瓦和尼泊爾,患者就診的第一站由接受過基本醫療培訓的HCP負責,他們往往缺乏婦科檢查和宮頸癌篩查的知識及技能。在科特迪瓦現有的衛生系統中,不是所有的婦女都能找到合適的婦科醫生,因此在最終被轉診到合適的診療中心之前往往輾轉于多個衛生機構。醫療保健系統結構、轉診機制、社會文化因素、HCP的知識水平以及HCP與患者之間的不對等關系影響了患者的就醫和診治。


在診療過程中,年長、文盲和低收入婦女經歷了更長的患者延遲、HCP延遲、診斷等待時間和總診斷延遲。患者死亡原因是多方面的,可總結為晚期診斷,即確診時已處于晚期階段(FIGO III/IV期),無法治愈。總之,科特迪瓦衛生系統必須注重一級和二級預防,這是降低宮頸癌發病率和死亡率指標的最佳和唯一途徑。


范源 編譯

640 (3).webp.jpg

掃二維碼|查看原文

原文鏈接:https://www.sciencedirect.com/science/article/pii/S2667164621000099


本文內容來自Elsevier合作期刊Gynecology and Obstetrics Clinical Medicine(GOCM)第一卷第三期發表的“The delay, symptoms, and survival of Ivorian adolescent girls and young adults with uterine cervical cancer”


DOI:https://doi.org/10.1016/j.gocm.2021.03.002


引用格式:Aka EK, Horoab A, Fanny M, et al. The delay, symptoms, and survival of Ivorian adolescent girls and young adults with uterine cervical cancer. Gynecol Obstet Clin Med.202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