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圖片_20210827170152_副本.jpg


1、婦產科在線:對于晚期卵巢癌患者,經過手術和化療為主的初始治療后約70%的患者會在2~3年內復發。對于反復復發的卵巢癌患者,您認為化療有哪些局限性?


紀妹教授:卵巢癌是惡性程度最高、死亡率最高的婦科惡性腫瘤,約70%的卵巢癌患者在發現時即為晚期,經過手術和化療后,雖然70%的患者可以達到臨床緩解,但仍有70%的患者會在2~3年內復發。對于反復復發的卵巢癌患者,化療往往會導致耐藥性的產生,使化療失去作用,有些患者還會隨著治療線數的增加,對化療藥物產生過敏反應。


更重要的是,化療會帶來毒副作用,即發生不良事件,例如骨髓抑制導致粒細胞減少、血小板減少和貧血等不良反應,特別是發生粒細胞減少、中性粒細胞減少伴發熱(FN),會導致化療不能如期進行,使化療藥物劑量降低。此外,化療患者還可能發生周圍神經炎,患者在治療過程中出現四肢疼痛等癥狀,化療還會導致胃腸道反應,例如惡心、嘔吐等,如果這些不良反應達到3~4級,會影響化療的進行,導致化療藥物劑量減低、延長化療間隔或更換治療方案,從而影響化療效果。有些患者甚至因為這些毒副作用而拒絕化療,影響后續的治療,進而嚴重影響到患者的生存。


2、婦產科在線:2020年ESMO年會公布了新型PARP抑制劑帕米帕利的BGB-290-102研究數據。帕米帕利用于鉑敏感復發性卵巢癌(PSOC)和鉑耐藥復發性卵巢癌(PROC)患者的單藥治療,均顯示出了優越的客觀緩解率(ORR)和持續緩解時間(DOR)。基于這樣的療效數據,您認為是否可以解決臨床上化療帶來的局限性?


紀妹教授:去年ESMO年會上,PARP抑制劑帕米帕利BGB-290-102研究數據公布,取得了非常好的結果。該II期臨床研究入組的是既往接受過≥2線治療,gBRCA1/2突變,高級別上皮性、非粘液性卵巢癌、輸卵管癌及原發性腹膜癌患者,包括PSOC患者和PROC人群,取得了非常亮眼的成績。從目前的數據來看,帕米帕利單藥用于PSOC患者的ORR達到了65%,用于PROC患者的ORR達到32%,兩組的中位PFS分別達到15.2個月和6.2個月,中位DOR分別是14.5個月和11.1個月。


從臨床的角度來看,帕米帕利在PSOC和PROC患者的治療中均顯示了較好的效果,為復發性卵巢癌患者的臨床治療增加了一種新選擇。尤其是對PROC患者,化療的有效率僅約為10%~20%,但PARP抑制劑帕米帕利治療的有效率超過了30%,這是非常令人振奮的結果。


因此,希望未來能看到更多更深入的關于帕米帕利用于復發性卵巢癌患者治療的研究數據,為臨床實踐提供更充分的循證醫學證據支持,幫助更多合適的患者從帕米帕利替代化療的方案中獲益。


3、婦產科在線:根據您的理解,帕米帕利優越的DOR數據,是否與帕米帕利不是非藥物泵(P-gp)底物、具有抗耐藥性高度相關?您認為這一機制特點會帶來怎樣的臨床意義?


紀妹教授:帕米帕利不同于其他RARP抑制劑,它有一個特點,即它是非藥物泵底物的PARP抑制劑,藥物進入到細胞后不易被泵出去,因此可以很好地維持細跑內的藥物濃度,藥物濃度更穩定、有效劑量更高,不會被輕易代謝掉。帕米帕利優越的DOR數據可能與這一獨特的機制密切相關。


在臨床上看,帕米帕利的這個特點可以使患者獲益。在卵巢癌患者的治療過程中,帕米帕利可以使藥物濃度保持穩定、平衡的狀態,使藥物劑量不降低,化療能夠如期進行,從而延長患者復發的時間,得到更高的生存率。同時帕米帕利在治療中替代了化療,可以減輕患者的痛苦,提高她們的生活質量。


紀妹 教授

【專家簡介】

微信圖片_20210827170201.jpg

紀妹,鄭州大學第一附屬醫院婦科微創中心負責人、主任醫師,教授,醫學博士,碩士生導師,鄭大一附院國家衛生計生委婦科內鏡四級手術培訓基地主任。擅長各類宮腹腔鏡及機器人微創手術,婦科腫瘤規范化治療,盆底功能障礙性疾病及生殖道畸形診治。華中地區第一個具有達芬奇機器人手術資質的婦科醫生,個人機器人手術量近2000例,連續三年機器人手術量位居全國前列,獲“達芬奇機器人年度人物”及“中國達芬奇手術十萬例里程碑杰出貢獻獎”,開展國內首例機器人髂恥韌帶懸吊術及機器人VNOTES(經陰道自然腔道內鏡)子宮切除術。參與“婦科機器人手術指南”、“婦科單孔腔鏡手術技術專家共識”、“女性生殖器官畸形診治的中國專家共識”及“婦科手術加速康復圍手術期處理中國專家共識”等十五項中國婦科綱領性指南及專家共識的制定。獲第十一屆“中國醫師獎”、2020年“人民好醫生”、第八屆“河南優秀醫師獎”、“出彩河南人”第二屆最美醫生、“2018年度人民健康傳播大使”及“河南省勞動模范”稱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