狄文教授

 

1、婦產科在線:晚期卵巢癌具有反復復發的特點,經過以手術和化療為主的初始治療,約70%的患者會在2年內復發,您認為化療在晚期復發卵巢癌的治療中存在哪些局限性?

 

狄文教授:晚期復發卵巢癌患者化療的局限性主要體現在以下方面。

(1)有些患者具有化療指征,但一般身體條件差,具有嚴重的合并癥,如血小板低、肝腎功能異常、KPS評分低等,無法耐受足量足療程的化療。

(2)隨著化療次數增多,患者不可避免會出現耐藥,有數據顯示PSOC和PROC患者化療的ORR分別只有40%和11.8%。

(3)化療存在毒性累積效應,經過多周期化療后,可能出現嚴重的骨髓抑制、消化道不良反應等,從而無法耐受。

(4)患者對化療的恐懼。有數據顯示,大約30%的復發卵巢癌患者懼怕化療,實踐中這個比例可能要更高一些。此外,患者的恐懼程度不同,有些患者經過心理疏導,可以繼續接受化療,但有些患者堅決拒絕化療,這是臨床治療中很難逾越的心理問題。


2、婦產科在線:2020年ESMO會議中公布的PARP抑制劑帕米帕利102研究數據,在PSOC和PROC患者的單藥治療中均顯示出了優越的ORR和DOR。您覺得這是否能夠幫助您應對臨床上化療帶來的局限性問題?

 

狄文教授:在102研究中,PARP抑制劑帕米帕利單藥治療BRCA突變陽性、既往接受過≥二線治療的晚期卵巢癌患者,PSOC患者的ORR可以達到64.6%,mDOR達到14.5個月,PFS達到15.2個月,效果相當理想。PROC患者的ORR也可以達到31.6%,mDOR達到11.1個月,PFS達到6.2個月,相對于PSOC患者效果稍差,但目前對于PROC患者并沒有很好的治療方法,化療的ORR僅在10%左右,因此,帕米帕利在這部分患者中的療效仍然是十分確切的。


以往,手術+化療是卵巢癌患者的經典治療方案。調研發現,大約30%~60%的復發性卵巢癌患者由于不耐受或者恐懼化療,而不能堅持化療,導致提早復發或預后較差。基于102研究,對于BRCAm的3線或者以上的卵巢癌患者,可以考慮使用PARP抑制劑帕米帕利來進行治療。


3、婦產科在線:在BRCAm鉑敏感的患者中,其中有部分患者是化療預后不佳人群,或者是對化療的耐受和意愿度較差的患者。對于這些患者,您是否會考慮PARP抑制劑治療?

 

狄文教授:在BRCAm鉑敏感患者中,有部分患者化療效果較差,如手術未達到R0、PFI為6~12個月、前次化療結束后CA125>15 U/ml以及3線以上的患者,可以考慮使用PARP抑制劑治療。其次,有部分患者對化療不耐受,如年紀大、基礎條件差、肝腎功能不全、心臟病、對化療過敏的患者,也可以使用PARP抑制劑進行治療。對于身體條件允許但不愿意接受化療的人群,建議首先進行溝通,做思想工作,盡量讓患者能夠接受化療。若患者堅決拒絕化療,再考慮使用PARP抑制劑治療。

 

4、婦產科在線:不同的PARP抑制劑有不同的特點,百濟神州自主研發的帕米帕利在作用機制上有三大特點:(1)目前唯一非藥物泵(P-gp) 底物的PARP抑制劑,存在抗耐藥性;(2)對PARP1和PARP2酶具有強效高選擇性;(3)有更強的血腦屏障穿透能力。在您看來,帕米帕利的這些機制特點能為臨床帶來哪些價值?

 

狄文教授:不同的PARP抑制劑有不同的作用特點,適用于不同的人群,療效和安全性也有一些差異。PARP抑制劑帕米帕利是百濟神州自主研發的國產藥物,其作用機制特點之一,它是目前唯一非藥物泵(P-gp)底物的PARP抑制劑,這意味著藥物進入細胞后不易被泵出,因此可以保持細胞內的藥物濃度處在相對穩定的狀態,保證療效,這可能與其優越的ORR和DOR有關。同時,這一特點還賦予帕米帕利抗耐藥性,一定程度上可以降低耐藥發生的可能,因此對化療或其他PARP抑制劑耐藥的患者,或許可以嘗試使用帕米帕利,但仍需更多臨床研究來驗證。特點之二是對PARP1和PARP2酶有高選擇和高捕獲能力,可以更加高效地發揮抗腫瘤作用。特點之三是有更強的血腦屏障穿透能力,對卵巢癌腦轉移患者可以發揮出更好的療效,傳統的化療藥物對血腦屏障的穿透能力也較差。臨床在選擇PARP抑制劑時,要綜合考慮患者的個人情況和不同PARP抑制劑的特點,從而做出最適合患者的選擇。

 

狄文教授
狄文 教授

【專家簡介】狄文,醫學博士,主任醫師,教授,博士研究生導師。現任上海市婦科腫瘤重點實驗室主任,中華醫學會婦產科學分會副主任委員,中國醫師協會婦產科醫師分會副會長,上海市母嬰安全專家委員會主任委員,上海市醫師協會婦產科醫師分會會長,上海市醫師協會婦科腫瘤分會副會長、上海醫學會婦產科學分會顧問,上海醫學會婦科腫瘤學分會前任主任委員,《中華婦產科雜志》副總編輯,《中國實用婦科與產科雜志》《上海醫學》副主編以及多個雜志的編委。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十三五”住院醫師規范化培訓規劃教材《婦產科學》主編,規劃教材《婦產科學》(五年制第九版、八年制第三版)副主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