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MOCA研究是由中國工程院馬丁院士主持牽頭的開放標簽、單臂、前瞻性、國際多中心研究。該研究以鉑敏感復發(PSR)卵巢癌患者為目標人群,患者在最后一次化療后8周內開始口服奧拉帕利片劑300 mg,每日2次,以評估奧拉帕利單藥維持治療的臨床療效和安全性。


2021美國臨床腫瘤學會(ASCO)發布的L-MOCA研究結果中,奧拉帕利對于PSR卵巢癌全人群的PFS長達16.1個月(研究者評估),其中BRCA基因突變(BRCAm)組患者PFS達21.2個月,BRCA野生型(BRCAwt)組患者PFS也達到了11個月。作為奧拉帕利首個針對亞洲PSR患者的國際多中心研究,L-MOCA令人振奮的結果再次印證了奧拉帕利對于中國PSR患者的卓越療效。


中國領航——奧拉帕利帶給亞洲PSR患者獲益與歐美一致,甚至更優


馬丁院士專訪


您認為該研究中最深刻的體會有哪些?


01首次國際多中心


L-MOCA是首次由中國研究者主導的卵巢癌領域國際多中心合作的研究,是值得我們自豪和驕傲的,當然在項目啟動的溝通和交流方面,我們進行了前期的大量準備工作,而在研究的執行中我們的研究者也付出了很多辛勞,才有了主要終點的可喜結果。在這里要感謝參加這個研究的全體中外同行和我們的患者!


02高質量執行


L-MOCA研究在執行過程中匯集了中國和馬來西亞的婦瘤中心參加,對研究執行的質量較之以往提出了更高的要求,該研究的順利進行離不開兩國專家的共同努力,這個研究為跨國協作的臨床研究提供了寶貴的執行經驗,也是一個優秀的范本,也希望未來能有更多我們中國主導的國際多中心研究能夠廣泛開展。


03有趣的發現


在L-MOCA的研究結果中,很有意思的是,我們看到總人群的PFS數據超過了16個月,這似乎是優于既往以歐美人群為主的研究的結果,或許是源于亞洲人種對PARP抑制劑(PARPi)的治療更敏感,當然這點有待于更多的基于亞洲人群或者本土證據的積累來進行考證。我也很期待更多的中國婦科腫瘤醫生有興趣來開展PARPi在中國卵巢癌患者中的證據探索。


再添力證——無論BRCA突變與否,奧拉帕利在PSR人群中均顯示良好療效,且安全性可控


高慶蕾教授專訪


1.在MOCA研究中,經過隨訪,研究者評估的奧拉帕利對PSR全人群的PFS達到了16個月,其中對BRCAm亞組的PFS超過了20個月,對BRCAwt亞組的PFS達到了11個月,您如何看待這一結果?


我們都知道,在PARPi維持治療應用于臨床之前,對于PSR卵巢癌患者,經過標準含鉑化療方案之后,普遍的治療預期是大約半年之后患者會再次復發。隨著奧拉帕利等PARPi的上市及成為PSR卵巢癌的標準維持治療方案,我們對這類患者的生存預期也發生了改變:在標準含鉑化療結束之后繼續使用奧拉帕利進行維持治療,study19研究率先看到PFS可以達到8.4個月;之后SOLO-2研究證實在BRCAm的患者中,PFS達到了19.2個月;去年ASCO上公布的OPINION研究中BRCAwt的患者PFS亦可達到10個月。在本次L-MOCA研究公布的數據中, 經過15.5個月隨訪之后,ITT人群的中位PFS是16.1個月,BRCAm亞組患者的中位PFS是21.2個月,胚系BRCAm亞組人群中達到了21.4個月,即使在BRCAwt亞組人群中PFS也達到了11個月。這是繼Study19、SOLO-2、OPNION后奧拉帕利療效的又一力證,證明在無論BRCA突變與否,奧拉帕利在PSR人群中均有著良好的療效。


微信圖片_20210527144036.png

表1.奧拉帕利維持治療PSR卵巢癌相關研究結果比較



2.從研究的設計來看,該研究所納入的患者有什么特點呢?


從基線特征來看,該研究所納入的患者中,有超過1/3接受了三線及以上化療,有2/3的患者是最近一次含鉑化療后部分緩解(PR)的患者,有4成以上的患者是在6~12個月內出現復發,也就是所謂部分PSR的患者。由此來看L-MOCA所納入的患者是包含了接近真實世界中足夠多樣性的患者類型的,并沒有對入組患者進行刻意篩選,因此更能代表臨床實踐。那么接受化療線數的不同是否對PFS結果會有影響? CR與PR的患者其PFS結果有什么差異? 12月以內復發的患者和12月以上復發的患者的療效結果又有什么不同呢?這些答案我們也將在后續的亞組分析中揭曉。


另外,從BRCA檢測的結果來看,有47.3%的患者是BRCAm,和既往全球研究中的BRCA突變率結果也比較類似。


3. L-MOCA作為第一項主要在亞洲PSR卵巢癌患者中開展的研究,安全性結果怎么樣呢?和既往歐美人群研究中的安全性結果是否類似?


從研究結果來看,L-MOCA較之以往的研究并沒有出現新的安全性信號。在L-MOCA研究中僅有9.4%的患者因為AE原因終止了治療,最常見的不良反應依次是貧血、惡心、嘔吐。從既往歐美人群為主的全球多中心研究結果以及我們的臨床體會來看,奧拉帕利似乎是具有更少血液學不良反應和更少治療中減量和停藥比例的PARPi。本次L-MOCA研究的安全性數據也顯示了類似的結論。


4.據我們了解L-MOCA是一項跨國多中心的研究,在研究者會上您與來自海外的專家交流有哪些體會呢?


該研究主要針對亞洲患者使用奧拉帕利對卵巢癌鉑敏感復發的療效進行研究。團隊于2019年9月在吉隆坡召開了馬來西亞研究者會。參會同道對該研究進行了踴躍的討論與提問。我們可以發現,包括馬來西亞在內的很多亞洲國家對研究參與表達了強烈的意愿,同時希望有更多相關項目在整個亞洲地區開展,因此參與研究的患者入組非常快。


我們團隊從2018年5月開始啟動該研究項目,歷時半年,入組了208例來自中國的卵巢癌患者;馬來西亞用時3~4個月完成了20余例患者的入組。由此可見,國際合作的意愿非常強烈,希望以后有更多機會與海外專家一起合作進行亞洲甚至全球的臨床多中心研究。


5.您作為L-MOCA研究的PI,在研究歷程中有哪些令人記憶深刻的病例與我們分享?


L-MOCA研究是在2018年PARP抑制劑還不可及的情況下開展的第一項關于奧拉帕利用于卵巢癌鉑敏感復發的研究。從2018年5月開始患者入組,在研究開展2個月時,與國外同行進行交流時,Ledermann教授對呈現的研究進度報告感到吃驚,認為中國患者入組非常快,2個月時已完成研究中50%的患者入組。換言之,半年之間即完成該臨床研究的患者入組。Ledermann教授表示,在歐美國家進行臨床研究,完成相同人數的患者入組耗時兩年。從PI層面而言,患者入組速度令人欣慰。


在患者層面而言,當時有一例令人印象深刻。這是研究中入組的第一例患者,該患者為BRCA突變的鉑敏感復發的卵巢癌患者。這位患者入組距離現在已有3年之久,在該患者入組之前,前一線治療后復發,僅有1年的無進展生存期(PFS)。而入組研究以后,三線治療后復發的PFS已達3年。放眼至未來更多臨床實踐的病例,可以預見這項研究能為中國卵巢癌,尤其是鉑敏感復發的卵巢癌患者帶來更大、更長久的獲益。


 摘要


L-MOCA: An Open-Label Study of Olaparib Maintenance Monotherapy in Platinum Sensitive Relapsed Ovarian Cancer.

L-MOCA:奧拉帕利單藥維持治療應用于鉑敏感復發卵巢癌的開放標簽臨床研究。


Background:

In patients with platinum-sensitive recurrent serous ovarian cancer, maintenance monotherapy with the poly (ADP-ribose) polymerase inhibitor (PARPi) olaparib, significantly improves progression-free survival (PFS) versus placebo. This is the first study to evaluate the efficacy and tolerability of the olaparib (Lynparza), an oral PARPi, in patients with platinum-sensitive relapsed (PSR) ovarian cancer, carried out exclusively in Asia.


背景:


在鉑敏感復發性漿液性卵巢癌患者中,與安慰劑相比,PARP抑制劑(PARPi)奧拉帕利單藥維持治療可顯著改善無進展生存期(PFS)。奧拉帕利(Lynparza)是一種口服PARPi,用于鉑敏感復發(PSR)卵巢癌患者,這是首個主要在亞洲人群中評估奧拉帕利 (Lynparza)療效和耐受性的研究。


Methods:


In this open-label, single arm trial, patients with PSR high grade epithelial ovarian cancer who had received ≥2 previous lines of platinum-based chemotherapy with a response, were enrolled from 28 centres in China and Malaysia. All patients received oral olaparib (300 mg) tablet twice daily until disease progression or unacceptable toxicity. The primary endpoint was PFS assessed by investigator according to RECIST 1.1 criteria. Secondary endpoints included time to TFST, PFS2, TSST, OS, and safety endpoints included adverse events (AEs). Subgroup analysis of PFS was examined by BRCA status. Data were summarized by descriptive statistics; time-toevent endpoints were analyzed using Kaplan-Meier method. Primary analysis was performed when 60% of PFS events had been achieved.


方法:


在這個開放標簽的單臂臨床試驗中,納入了中國和馬來西亞28個中心的PSR高級別上皮性卵巢癌,接受過≥2線鉑類化療且有應答患者。所有患者口服奧拉帕利(300 mg)片劑,每日兩次,直到疾病進展或不可接受的毒性。研究人員根據RECIST 1.1標準評估主要終點為無進展生存期(PFS)。次要終點包括TFST、PFS2、TSST、OS,安全終點包括不良事件(AEs)。PFS的亞組分析采用BRCA狀態。采用描述性統計方法對數據進行匯總,事件時間終點采用Kaplan-Meier方法進行分析。當60%的PFS事件發生時進行初步分析。


Results:


Between 2018 and 2020, the 224 patients recruited into this study received oral olaparib (full analysis set). 224 patients (91.5% from China and 8.5% from Malaysia) provided BRCA mutation status by blood and tissue testing. 47.3% patients were BRCAm, 41.1% patients were gBRCAm, 52.2% patients were BRCAwt and 0.4% patients were BRCA unknown. 35.7% patients had received >2 lines of chemotherapy. At data cut-off (Dec 25 , 2020), 139 patients had disease progression; median PFS (mPFS) was 16.1 (95% CI 13.3-18.3) m in all patients. The mPFS was 21.2m, 21.4m and 11.0m in BRCAm, gBRCA and BRCAwt subgroups, respectively. The overall incidence of any AE and SAE was 99.1% and 25.4%, respectively. There were 9.4% patients who discontinued therapy due to the treatment related AE. The most common AEs were anemia, nausea and vomiting.


結果:


2018年至2020年,共有224例患者納入本研究,接受口服奧拉帕利(全分析組)。224名患(91.5%來自中國,8.5%來自馬來西亞),通過血液和組織檢測BRCA突變狀態。47.3%的患者為BRCAm,41.1%的患者為gBRCAm,52.2%的患者為BRCA野生型,0.4%的患者為BRCA未知。35.7%的患者接受>2線化療。數據截止(2020年12月25日),139例患者出現疾病進展;所有患者中位無生存期(mPFS)為16.1 個月 (95%CI 13.3-18.3)。BRCAm、gBRCA和BRCAwt亞組的mPFS分別為21.2個月、21.4個月和11.0個月。AE和SAE的總發生率分別為99.1%和25.4%。9.4%的患者因治療相關AE而停止治療。最常見的不良反應是貧血、惡心和嘔吐。


Conclusions:


The L-MOCA study demonstrates olaparib maintenance treatment is effective and well tolerated in Asian PSR ovarian cancer patients regardless of BRCA status.


結論:


L-MOCA研究表明,在亞洲PSR卵巢癌患者中,無論BRCA狀態如何,奧拉帕利維持治療均是有效且耐受良好的。


微信圖片_20210527144046.jpg

馬丁 院士


華中科技?學附屬同濟醫院婦產科學系主任

中國?程院院?

國家婦產疾病臨床醫學研究中?主任

中國醫療保健國際交流促進會常務理事

婦?醫療保健分會主任委員


微信圖片_20210527144050.jpg

高慶蕾 教授


華中科技大學同濟醫學院附屬同濟醫院婦瘤科副主任

教授、主任醫師、博導

國家“萬人計劃”

科技部“中青年科技創新領軍人才”

中國抗癌協會腫瘤微環境專委會副主任委員

湖北省臨床腫瘤協會婦科腫瘤專委會主任委員

湖北省醫學會婦科腫瘤分會常務委員


來源:醫學界腫瘤頻道